Tag Archive | women’s writing

Rum

rum01

rum02

【萊姆的角色】倪端 NiDuan *

我不是「喝酒的人」,但對酒很有感覺。 只要看到不同瓶身與貼標設計特殊的酒瓶,就會「酒興大發」。

童年時,除了熟悉的高粱,我認識的第一款酒名,叫「萊姆」Rum,這當然是翻譯而來的名稱。後來,我在小說和電影中,陸續看到這款酒名,一直都和浪漫劇情牽扯在一起。

待我大到可以喝酒後,才發現原來「萊姆」是調配許多雞尾酒不可缺少的基酒。

有趣的是,很少有人會直接走到吧檯,向調酒師說:「給我來杯萊姆酒。」

也許,它從來都不是主角,所以才能令人想像無邊吧。

(image via internet )

NiDuan’s View 《倪端話端倪》
NiDuan’s View Facebook

Advertisements

Essay【Coffee or Tea or Happiness】專欄

Image

《 Pub裡的天使 》by 鄭至勤 Nelly Cheng

我在台北小巷裡的一家Pub,認識了Y。

下班了,夜深了,我常常一個人往這裡去。在這裡出現的男生們,對我有一種奇妙的溫柔,他們知道我的心受傷了,如此寂寞,需要有人陪伴說話,他們總是禮貌的、開心的跟我互動,店要關了,常常有人送我安全回家。

我沒想到,在這個寂寞人群出沒的所在,讓我找到了此生最愛。

Y,就是那個神奇的人,將我跟未來的他牽在一起。

婚後幾年,再遇到Y,我一再問他,為何當初會想要介紹我跟他認識,他始終沒有回答我。我真傻,這個人不會回答真正的問題的,他連自己的問題也不回答的。

我猜想,他只是順從了自己的直覺,然後回應了它。這些年來,雖然很少跟Y連絡,但我常常想起他,也時常在心中感謝他。對我而言,他就是上天派來的天使,將最不可能相遇的兩個人拉在一起。

沒有Y的神來一筆,永遠不會發生這段「登山鞋與高跟鞋」的愛情故事。

人生最有趣的是,回頭一看,有些人似乎就是為了某些關鍵時刻而出現的。Y,對我而言,就是那位神秘的愛的天使,任務完成後,就瀟灑地飄離了我的生活圈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作者相關網站
http://coffeeorteaorhappy.blogspot.tw/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elly.cheng.5

Essay【人生因荒謬而值得活】專欄 – by 鄭至勤

《人生因荒謬而值得活》專欄 – by  鄭至勤 Nelly Cheng

 

001 【我只想嫁給這個人】

我差點忘了我先生如何跟我求婚的。日子就這麼幸與不幸地過了下來,誰會記得這種鳥事。

還真的是一樁鳥事。

低調交往五年後,沒有鮮花,沒有戒指,也沒有擁抱,他在公車上說,我們該結婚了,然後我沒有喜極而泣,也似乎沒有多開心,只記得趕快答應了他。那年,我,39歲了,還有人品味如此特殊,也不知道對方還能不能生出孩子,是否能持家,勇敢選擇這種陳年過期貨,有甚麼好說的呢? 快快說好就對了。

我只想嫁給眼前這個人,求婚浪不浪漫,一點也不重要。

選擇喜餅的時候,又上演了一齣鬧劇。

他跑掉了,剩下我跟未來的婆婆面面相覷。還好,我選擇站在婆婆那邊,兩人繼續鎮定地挑選喜餅,吃甚麼餅,真的沒那麼重要,我只想嫁給這個人,其他都好。

婚禮上,我穿了一雙被朋友嘲笑的暗金色低跟鞋子,好像一雙兩、三百元吧,未來婆婆在四平街買的,雖然看起來有點怪,但我沒想太多,我一心想嫁這個人,穿甚麼鞋都沒關係,真的。

然後,我就這樣開心地嫁掉了,當天,我記得媽媽跟爸爸的喜悅,還有我無法掩飾的狂喜。

如今,我們結婚十年了,跑到西門町找到準備退休的老師傅,精心製作的白色旗袍,只穿過一次,那雙四平街的鞋,也只活了一回,從此不見蹤影。

我只想嫁給這個人,屬於我們的幸福,還熱烈持續上演著。

那些拍攝婚紗照、喜餅選購、婚禮進行等的枝枝節節,如今看起來,都覺得好好笑。

再來一次,我還是只想嫁這個人,其他的,隨便都好,能免,當然更美好。

 

002  【雞,不是我殺的 】

國內,展開全面禁止傳統市場屠宰活禽。看到這條新聞時,我好想起身跳舞轉圈尖叫。想到我那快八十歲的娘,今後,再也不必跪在廚房地上剁雞了,就好感恩啊!

我媽做的白斬雞,真的好好吃,有幸吃到一塊,還真是你祖上積德,好有福氣。可是如果讓你看到她跪在地上,奮力地剁雞、又爬不起來的模樣,要吃下去這樣的絕世美味,嘿嘿,還真的要有點像我一樣,擁有看過即忘、傻大姐的勇氣。

我媽是古代人,屬於現代生活適應不良的人種,如果按照古人標準,是可以獲得貞節牌坊的那種。凡是照起工做,一點點修改、不從,就是跟傳統禮數唱反調,是無法原諒的人渣。難怪,她老是看我不順眼,我超不溫良恭儉讓,又常常搞不清楚狀況。

不論是拜拜的大日子或平日值得慶賀的小日子,一定要剁雞,這就是她認定的社會善良風俗。那些雞是否倒楣,有沒有甚麼業力問題,呵呵,跟她毫無關係。看到她明明膝蓋承受不了,跟她說,少剁點雞,小心日後那些雞來找她算總帳,她只是低聲地說,那些雞又不是我殺的。

因為中國H7N9禽流感擴散,台灣農委會趕快推出這項禁令,顯然老是守在電視機前面的她,早就就得得知了第一手的消息。故意問她日後怎麼辦? 沒現宰雞可剁,日子怎麼過? 怎麼對得起那些美好傳統?

沒想到,她如釋重負、微微地吐了口氣說,不剁不就好了。

看起來,她也樂得以後不用再跪在那些倒楣的雞前面了。

人生真的好荒謬。

原來她需要的只是規定,有了規定,她就有了怎樣活下去的準則。

那些雞,死得好無辜。還好,我見證了你們的偉大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相關網站:

Web:http://nellyisland.blogspot.tw/

FB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elly.cheng.5